静观樱花飘落

在下染玖梦儿,是火影忍者的忠实腐女~请多多指教!
月读佐鸣【恰面/佐麻】是在下的最爱~!

【月读佐鸣】01.浮丹莹

  木叶,街道上——
  
  
  熙熙攘攘的人群来来往往,周围的店铺也不时传来吆喝声,一群群孩子嘻嘻哈哈地在街上跑着、打闹着。
  
  
  一个黑发的俊俏少年,黑瞳深邃无神,紧紧地盯着眼前的地面,漫无目的地走着。
  
  
  樱发少女从远处走来,略有些惊讶地看着他,快步走到他面前,询问道:“你没事吧,佐助?”他停了下来,抬起头看到了樱发少女担心的目光,回答道:“没事。”但那少女并未因此放下心来,“到底怎么了,佐助?”他不语,又低下头转身离去。
  
  
  “佐助这是怎么回事?”樱发少女无奈地看着他远行的背影,双手叉腰叹了一口气。
  
  
  “小樱!”一个淡黄发少女突然从背后出现,“今天晚上记得一起去吃烤肉哦,老地方见!大家都会来,记得叫上佐助一起。”“好!”樱答道。“对了,井野,你最近有没有发现,佐助有一些……奇怪?”“‘奇怪’?”她食指置于嘴前,抬头看向蔚蓝的天空,“似乎的确是……”她又看着樱,道,“前几天,我在照理花店的时候,恰好看到佐助进入了蛋糕店,和服务员交谈了一阵子,就离开了。”听闻,樱一愣,“这样啊……我明白了。”
  
  
  “那我走了,樱!回见。”
  
  
  “回见。”
  
  
  “生日……”樱喃喃自语,抬头向火影岩看去,“今天是……”
  
  
  “十月......”
  
  
  “……十日!”
  
  
  樱低下头,声音细微而又沉闷,“面麻的生日……就是,今天呐!”在阴影下的祖绿色眼瞳微微颤抖,紧攥着白皙的双拳。
  
  
  已经多久,没有见到面麻了呢?
  
  
  大概五年了吧!
  
  
  记忆中,那个人总是喜欢沉默,不爱与人交谈,更不爱与人亲近。但是,一个黑发黑瞳少年打破了这一切。
  
  
  “面麻生日快乐!”他毫不吝啬地笑着,白皙的面容上似是绽放着太阳,好像要把所有的阳光全部都倾注于他的身上。
  
  
  那人见此微微一愣,身体不可察觉的颤抖了,撇过头去,湛蓝色明亮的眼睛染上了情愫,脸颊上出现了从未有过的红晕,“谢、谢谢你,佐助……”他的心,在那一刻颤动了。
  
  
  “面麻!为什么要亲手斩断我们的羁绊!”他无力地半跪在湿润的泥土上,向面前带着面具的黑发少年大声质问着,喊得歇斯底里。
  
  
  那人的双眼警示着红光,无瑕的蓝色被鲜红侵占,变成了令人窒息的兽瞳,“我,一定会杀了你!宇智波佐助!”之后,那人转身离开了,走得义无反顾。
  
  
  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宁愿背井离乡四处漂泊,也绝不继续待在这里珍惜那可贵的羁绊? 执迷不悟?
  
  
  樱的脸色暗了下去,无神的绿瞳闪过一丝阴冷,又带着一份陌生的憎恨——
  
  
  漩涡面麻……
  
  
  你要我怎么对你?是你杀了我?还是我杀……
  
  
  “不!”
  
  
  她猛然抬起头,那份阴冷和憎恨似乎也同那声喊叫的消失不见,随之而来的是樱惊恐的面容。
  
  
  “不!不是……不是的!绝不会是!!!”樱的双臂无理地在身旁甩着,发疯一般地乱叫着,双眼中满是癫狂。
  
  
  繁忙的街道上因为这番动静,霎时变得安静起来,无数路人都注视着眼前失态的樱发少女。
  
  
  几个年幼的孩子跑来,在樱的面前停下,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:“樱姐姐,你没事吧?”
  
  
  樱看到那几个孩子,回了些神,平稳了一些,艰难地张开口,说了两个字:“没事。”随后又道了一声歉,不顾他人的目光,跌跌撞撞地向家的方向走去。
  
  
  …………
  
  
  此时,还是晌午的太阳显得异常的炙热,好像烧透了整个世界,烧透了所有人,烧透了五脏六腑。
  
  
  街道上一个阴暗的角落里,依稀有个死气沉沉的黑发少年靠着墙壁,失去神气的黑瞳在俊美的脸庞上显露出无尽的失望。
  
  
  “呦!佐助,怎么不去调戏女孩子啦,反而在这里郁郁寡欢?”牙一群人路过这里,偶然看到了很少这样郁闷的花花公子。“汪汪!”赤丸也难得的附和着牙。
  
  
  佐助被鹿丸阴暗里拉了出来,“佐助今天难得很正经啊!”“你们还记得今天,是什么日子吗?”他缓缓抬起头,看着一脸茫然无措的众人。“今、今天?不就是十月十日吗!有什么特别的?”牙有些心虚地说道,其他人并没有说话。
  
  
  “没什么。”他转身离开。
  
  
  留下的众人——
  
  
  “唉!”丁次叹了一口气,其他人也同是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,“我们怎么可能不知道啊!十月十日……”
  
  
  “面麻的生日啊……”所有人都没有说话,在这里站了很久。而后,又找借口各奔东西。
  
  
  我们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今天是十月十日?
  
  
  我们怎么可能会忘记今天是面麻的生日?
  
  
  我们怎么可能会舍弃大家与面麻的羁绊?
  
  
  他明明曾经是那么阳光开朗的一个人!却被木叶高层的冷血无情所逼得生不如死!
  
  
  这些伤痛,他不会忘,我们也不会忘!只是……
  
  
  我们与他的羁绊,还远没有你们与他的,那么沉重……
  
  
  如果这代价是被木叶高层盯上,那么我们——
  
  
  付不起!
  
  
  …………
  
  
  …………
  
  
  对不起,面麻……对不起,佐助……对不起,小樱……
  
  
  我们与面麻的羁绊,要让你们失望了啊……
  
  
  …………
  
  
  火之国境外,一处树林里闪过两只黑影。金色的阳光照耀着浓绿的树木,直直地射在了酥松的地面上,留下无数的点点光斑。
  
  
  “噗!”前方的黑影突然停了下来,从口中吐出一大摊血,浸染了土地。这是一个黑发的中年男子,穿着忍者特有的衣服,衣上到处都是血迹,腹部一个血洞。手里还攥着标志着叛忍的黑带护额。
  
  
  “我很佩服你的意志,”一个黑衣黑发的少年他的面前,右手中握着一把十分锋利的苦无,“在重伤的情况下还逃了这么远。”
  
  
  那个男子不语,又吐了一口血。
  
  
  “你,还有什么遗言吗?” 少年举起苦无,直向着那男子的喉咙。“少年,告诉我你的名字……”男子看着他,有些艰难地说出这句话。
  
  
  “漩涡面麻。”那少年右手在男子脖子上轻轻一滑,鲜血喷涌而出。
  
  
  “木叶……叛忍!”那男子带着不甘与解脱,离开了这个残酷的世界。
  
  
  “任务完成。”
  
  
  面麻转身离开了。
  
  
  ‘面麻,这次任务你有些话多了。’一个充满磁性的声音从他的脑中传来。 他不语,只是一心赶路。
  
  
  ‘还记不记得,今天是什么日子?’ 这声音十分平静。
  
  
  今天?自从叛逃了之后,连日子都记不清了,哪里还会记得今天有什么特别的?
  
  
  ‘今天,是十月十日。’
  
  
  这样啊!原来今天是十月十日……我的生日啊!要不是九摩诃提醒我,我早就不记得了。
  
  
  谁还会记得一个罪孽深重叛忍?
  
  
  面麻自嘲般的笑了笑。
  
  
  ‘面麻,生日快乐!’九摩诃的声音在此刻传来,打断了他的思绪。
  
  
  “……谢谢你,九摩诃!”
  
  
  ‘知足吧,小鬼!这么多年了,老夫从来没有对一个人说过这句话,你是第一个。’
  
  
  听闻,面麻勾起了嘴角,露出了一个十分浅显的笑容,“能得到九摩诃大人的祝愿,在下真是倍感荣幸!”
  
  
  ‘哼,虚伪。’
  
  
  “呵哈!”面麻终于露出了一个幸福的笑容,微微一笑,——
  
  
  能有你在我身边,真是……
  
  
  太好了!
  
  
  ‘……我也一样,面麻。’
  
  
  …………
  
  
  夕阳西下,落日满霞。红光染日,余晖渲地。 一处岸旁河边,绿草染上血红,黑发黑衣少年坐在上面。河水波光粼粼,闪着刺眼的白光。
  
  
  清风吹过,带来了余晖的鲜红与无尽的思绪。纯黑的一切笼罩着他,发丝扶摇,两旁的鬓发遮挡他的视线。黑色的风衣下,是宇智波佐助褪去伪装的脆弱。
  
  
  黑色的长裤,黑色的风衣,黑色的短发,黑色的眼睛,一切都是暗淡无尽的黑色,只有白皙的皮肤衬托着他的黑暗。
  
  
  右腿直入河水,荡起无数细小的涟漪,清水柔和地洗涤着伸入河中的身体,左腿微屈,右手轻轻抚摸这片草地,左手随意的放在左腿的膝盖上。
  
  
  黑衣点缀着这一切,遮挡住了双手,遮挡住了殷红的眸子,白皙的皮肤在黑色的风衣下显得更加清澈、纯洁。
  
  
  双手紧握,攥着嫩绿的草,力道大到拔下了小片嫩草。那小片光秃秃的土地上,只有棕土色,而四周都是纯粹的绿。
  
  
  剑眉紧皱,面色微显狰狞,却依旧无法改变这少年的俊俏。
  
  
  余晖尽撒,红光灿烂,好似妩媚的眼瞳在诱惑着世界。
  
  
  无言的宁静, 傍晚的黎明。
  
  
  风声在叹息,思念在摇晃,夜色太漫长。
  
  
  还能对谁去诉说衷肠,几世虚妄少年郎。
  
  
  秋风雨凉转眼就沧桑,抬案轻浮绘出你的模样。
  
  
  墨滴落在你我的心上,愿与君共勉心中的忧伤……
  
  
  “我好想你,面麻……” 这声携带着我思念的话语,在风中荡漾。
  
  
  …………
  
  
  木叶,街道上——
  
  
  又是熙熙攘攘的人群,在街道上喧闹。
  
  
  樱走进了烤肉店,身旁跟着井野、鹿丸和丁次。
  
  
  “老板,我们预定的位置。”老板是一位中年男子,成熟的面孔饱经沧桑。
  
  
  “原来是各位啊!这边这边。”老板将他们带到了一间屋前,打开了门。
  
  
  四人进入之后,坐在了中央的桌子旁。随后,老板又去招呼其他客人。
  
  
  “小樱,我们这样做到底是对还是不对?”井野坐在樱的旁边,小心翼翼地问道,还在察言观色。
  
  
  樱微微一怔,又道:“这是对你们来说,最安全的办法了。”
  
  
  话完,又是一阵沉默。
  
  
  “可是……”鹿丸也难得正经了一次,不再是那副傻傻的样子,“这样做,不仅仅是伤了你们的心,还伤了身为同伴的责任。”
  
  
  “这只是在逃避。”
  
  
  樱有些惊讶于鹿丸的这些话,正所谓‘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’。
  
  
  “鹿丸说得没有错,正因如此,我们才一直在回避有关面麻的所有。”丁次在一旁道来,“木叶的黑暗,你我都心知肚明。‘九尾人柱力’、‘英雄之女’、‘猪鹿蝶’、‘宇智波后裔’和‘日向家后裔’…… ”
  
  
  “你们都来的这么早啊!现在才七点整唉。”身着暴露,显得十分张扬的装扮的少女走了进来,打断了对话。 身后跟着其余的几人。
  
  
  刚才的对话,大概他们都听到了吧。不过,也没必要隐瞒。
  
  
  中央的大桌子两旁,十个人坐着,还有一个空座。
  
  
  春野樱、山中井野、奈良鹿丸、秋道丁次、日向雏田、日向宁次、犬冢牙、油女志乃、天天、李洛克……
  
  
  唯独少两人。不,是一人——宇智波佐助。
  
  
  “佐助还没到。”志乃扶了扶墨镜,扫了一眼在座的各位,说道。
  
  
  “佐助这个家伙,真是磨叽。”雏田和宁次都有些受不了了。
  
  
  “……”依旧是一片宁静。
  
  
  “吃完烤肉之后,一起去为面麻庆生吧!”不知是谁提出了这个建议,众人纷纷点头同意。
  
  
  …………

  
作者: 在下染玖梦儿,百度贴吧中的漩涡面麻的忠实迷,欢迎有兴趣者~~